绝望少女-白

是个冷cp爱好者/其实是coser/偶而写写文发发自拍/拉郎配患者orz

毫无感情的暧昧

你我之间的距离
真的只有咫尺吗 

还是  更远

未曾燃起的火焰却在此刻点燃
将你我灼烧着 难以停止

纵使如此依旧要诀别
又能何去何从

爱上你的那一刻
就表明了离别的结局

月中人

__ooc啊啊啊
__感觉很久没写晴尼了为啥这么鬼畜
__感觉几乎全篇都是对话orz
__高考加油啊啊啊!顺带一提,端午节快乐


寂静的夜晚,月色照亮了庭院。

八百比丘尼翻来覆去都睡不着,于是坐起身来,走向布满月色的庭院。
"晴明先生,你还不睡吗?"刚出了房门,立马就看见熟悉的月白色。
"八百比丘尼?你不也是吗。"那人微微抬头,浅笑着看向她,然后站起身走向八百比丘尼。
"啊,也是呢。本来想独享这月色,只可惜被晴明先生抢先了呢。"巫女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,看的晴明想笑。
"噗…八百比丘尼,我带你去个好地方。"不由分说的拉住她的手,走出了庭院。

大概是离庭院七八里的地方,有一个清澈见底的小潭。潭中鱼有许多条,都是活泼好动的样子。

"八百,你看,这潭水清澈明亮,是我素来珍藏的好地方啊。"安倍晴明看着潭水,话音中有些许激动。
"没想到晴明大人如此懂意境呢。"她笑了,温婉大方犹如明月。
他们绕着小潭散步,随意的聊着什么,一切都那么惬意,也许这就是平安京最平安的地方吧。
"晴明大人,你看,这水中月是天上月,好似触手可及,却无论如何也摸不着,让人惋惜啊。"语气中的遗憾,似乎早已不再是为了月色,还有……

她看着他,他就像那水中月,会一直陪在她身边吗?

安倍晴明笑了,轻轻的牵起八百比丘尼的手,温暖的温度让她不想挣脱。"人又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。万事都没有完美的存在啊,但这也是美好之处呢。"他定定的看着她,眼中的温柔包围着她,冰冷的月也显得柔和。

"水中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是心上人。已经足够幸福了。"

她听着,笑了,看见他脸上微微的红晕,赞同道。

"是呢,眼前人是心上人啊。"

月色无边   动人心弦

总觉得还在不知所云

____ooc好多的样子orz
____博雅等人晕倒后的故事(大概)

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
博雅睁开双眼,发觉自己正躺在安倍晴明的庭院中,天空有些昏暗。他坐起身来,四周寂静无人。
"神乐?晴明?"他试着呼唤这里的主人,却发现没有回音,一切都安静的让人诧异。于是,他喊起了最后的名字。
"八百比丘尼?"心中已经做好了无人回应的准备,却听见了意料之外的声音。

"源博雅,你在找我吗?"

女人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,他转身看向声音的主人。
八百比丘尼全身都充斥着鲜红的颜色,洁白的巫女服也都是星星点点的红色,血腥的气味让人恶心,他却觉得一切都美的无法言喻。
那女人笑了,笑的戏谑无比。
"你最爱的神乐,你的挚友晴明,我全部都杀掉了哟。真是一群白痴啊,随意的哄骗就能扭下他们的头颅呢。"
她笑着,毫无温度的笑着。
博雅觉得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,他无法相信,更不愿相信。他抓住她的肩膀,用力的握住"你怎么能?!!你怎么能杀了他们!"他觉得一切都十分诡异,痛苦的让人无法呼吸。
突然,他放开了巫女,但并非出于自愿,而是她的体温。她的体温冰冷的不像人类,好像能冻僵谁的灵魂。他不敢再碰她,因此立马松手。
"八百比丘尼…"

你是真的吗?

他心中不由的燃起了疑惑,但还没开口就被打断。
"源博雅,你也会死在我手里。" 面前的女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。
意识逐渐游离,眼神开始涣散。他倒向[八百比丘尼]的方向,触碰到让人痛苦的冰冷的肌肤。

突然间,耳边穿了摇铃的声响,源博雅觉得一切好像又有些清晰,他费力的看向那女人的脸

意识中的最后一刻,博雅觉得,她的眼中仿佛闪出金光

______其实本来是想写晴尼博丘的,写着写着就飞了orz所以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,总之食用愉快w(所以貌似是博丘文)

冷cp

那是他记忆中最后一次回到那里

愤怒的君主化身为龙,翱翔在天空,脑子里都是狄说的话。"你对王的感情,是爱吧。" 残忍又直白,戳穿了他所有伪装。
一直以来,他都觉得自己是魔王忠诚的部下。不管是什么要求,他都愿意去达成。但从魔王真实的自我浮现的那一天起,一切都开始变化,而最初那份情感,也在质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到底是为什么…我只是[敬爱]着王…

是她让他从黑暗中来,又行走于光明之下。
是她为他冠上愤怒之号,又给予他姓名。

曾经的他为拥有的一切感到幸福,就算世人都诋毁她,他也不在乎。只是他没想到,她还是给了他致命一击

他想,自己是恨她的。

恨她为人类做的一切,恨她付出了太多,恨她忘记魔王的意义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恨她   爱上了人类

如果能够如此轻易就爱上一个人,那他又算什么?她的君主?她的棋子?还是一条听话的狗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   他什么都不是

对她而言,无论是[愤怒],还是[安格尔]都没有任何不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能有什么不同
思绪混乱了他的头脑,一时间差点跌入脚下的深渊。但很快,眼前就是魔王的宫殿。时间尚早,他清楚地知道她在哪里,在做什么,所以他立马朝那个方向去。他凶狠的撞进宫殿,大战后刚修复的墙看似坚硬,实则不堪一击。一切都如他所料,她就在那里,独自一人的,伫立于此地。她就像早已料到一般,眼中没有丝毫讶异。

"安格尔,你回来了?"她笑了,一如既往的美好,却又像在无情的嘲笑他的愚笨。 他不回答,径直走向她的面前。她抬手,抚上他被墙壁碎片刮伤的脸 "痛吗?"她问,语气如此温柔,他却还是觉得冰冷彻骨。

痛啊   但是没有心脏的伤口痛

他将她的手打掉,继而把她拥入怀中。相拥时彼此的体温,却如同雪山的冰刃一般冰冷刺骨。只是他却还想依存这冰冷的温度,即便知道一切不可能,又如何…

这是他第一次抱她,或许,也是最后一次了。

"对你而言,我又算什么?我可以为你倾尽所有,而你却只是给予我一句赞扬,或是落下一吻?" "安格尔,不是这样的,你…"话音未落即被打断。
"莩兰乌多斯。"
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,却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。
"我恨你。"
随意说出的话,让他痛苦不堪。可即便如此痛苦,他却还是渴求这一刻能够永恒。

        但这世间,什么时候有过永恒?

安格尔放开了她,慢慢退后,直至被自己打破的墙。沉默在空气中弥漫,绝望的呛人。"安格尔。"她说,语气中却没有丝毫挽留。也许是她早就知道,又可能是她根本就不在乎吧。
他忽然明白,看似坚强,实则脆弱不堪。不就是自己吗?做的再多,又能如何?她会恨自己吗?她会爱上自己吗?或者…她会真的记得吗? 他自嘲的笑了,抬头看向无尽的远方。

或许以后,他都不会回来了。

"王,你真残忍。"
他看着她,觉得一切都那么不真切。
我敬爱的,尊敬的……
我所爱的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

永别

愤怒的君主化身为龙,飞向空中。
他是龙
他绝不回头


________我又做了一次冷cp战士orz

晴尼 总觉得不知所云

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,她觉得自己好像终于能够得以解脱。
八百比丘尼靠在山洞中,看向洞外的夜空。
突然间,烟火绽放了,黑色的夜衬得烟火格外鲜艳
她又记起了几百年前的那个夜晚
_________________

新春伊始,寮里一片红火,晴明的式神们兴奋的放着烟火。
她坐在走廊上,静静的看着。
"八百,你不去吗?"安倍晴明走向她,坐在她身旁。
"晴明大人才是,这可是热闹的时候呢。"笑着,一如往常。
他抬头看着空中烟火,眼里透出点点寂寞。
"其实我觉得,烟火好寂寞。不论绽放时再美好,终究只是片刻,无论如何也不能挽留。"
"不会呢,晴明大人。我想,烟火其实并不寂寞。它虽然转瞬即逝,可我却依然羡慕它刹那的璀璨。那么美,那么夺目。" 口中说着安慰的话,心中却觉万分苦涩。

"可我害怕你就像烟火一样转瞬即逝。"
脱口而出了心声,让她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
"我不会。"

他将她拥入怀中
"我不会离开你的。"
语气坚定的让她回不过神
不知是烟火散了,还是他们的举动太过吸引人,四周哄闹一片。

在晴明的怀里,她笑了。
活了三百多年的【少女】天真的以为,那就是永远。

但这世上哪有什么永远

_________________

那是她最后一次坐在那个庭院
安倍晴明是千年一遇的白狐公子,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命运。

她记得那时自己如何握住他的手
她记得那时窗外落樱如雪
她记得那时自己如何泣不成声
而往后的近乎五百年,她都没有再那样哭过。

晴明死后,她又开始四处流浪。居住在森林中、洞穴里,再不能和谁多么亲密。
而那时的她才终于明了,烟火就是烟火。

不为痛苦而延续   不因祈祷而长存

不论再怎么痛苦,晴明都不能长生,而她又何来永远?

于喧哗中绚烂   于寂静中消散

然后她又变成一个人,独行于漫长岁月。

活着

比烟火还寂寞
_________________

睁开双眼,发觉自己还在洞穴之中,不免有些失望。
她看向夜空中,烟火又一次绽放了。而她的眼前,似乎浮现出熟悉的面容

晴明

她想

好久不见







后记:原著里两人相遇时八百比丘尼才三百岁左右吧,可她要活八百年,所以晴明终究不能亲手杀了她。 而我觉得,晴明不喜欢烟火,就是害怕自己总有一天会死,总有一天会离开她。不过这正是我喜欢的2333
得不到的才让人忘不掉,不过总有一天两人又会相见吧。

尼罗??

讲真,看完第15章剧情激动死我了,感觉绫罗x尼德霍格真是好配啊啊啊啊!!!所以码了个文。一直喜欢总理,但是实在喜欢不起洁洁云那种女生,这剧情真的好激动hhh。而且一直觉得要是路易就是尼德霍格该多好,可惜不是,不过相爱相杀真的好带感😂😂

__全是ooc
__如有雷同纯属巧合
__拆官配好手hhh

  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
   她觉得这一切分外熟悉

   绫罗躺在雨里,望着尼格霍德落寞的眼神,脑海中浮现出过去的场景。

   或许是人在将死时的跑马灯吧
   她回想起与他初见时的样子

   那是一个大雨瓢泼的午后。他四处寻找避雨处,而就在那时,她撑着伞出现,遮挡住了他头顶的雨。
   "先生要是避雨,可以到府上坐坐。"
   他看着她,愣了愣。但又立马意识到对方是凌云城的少主,于是在诧异中回过神来,礼貌的回复道: "那就有劳绫罗姑娘了。"
    她看着他,觉得那样子分外熟悉。
    那时的他并不出名,徘徊于凌云城,学习着搭配术。
    而她也还小,谈不上聪慧,说不上老成。只是有着一成不变的温润与和善。
    两人相识相知,却终究没能相爱。不知道到底是谁说不出,还是谁放不下。
    可时间不等人,离别的日子终将来临。

   那一日,大雨滂沱。

    她看着他,觉得这场景分外熟悉。 "雨中难行,先生小心些。"
    他看着她,沉默良久,终究还是将一肚子的话化为两个字 "珍重。"
   彼此相望着,彼时就像此时,但此时却早已不是彼时。
   尼德霍格未曾想过自己终会在战场上与绫罗刀剑相向。
   也许是命运太难料,亦或是岁月太蹉跎。就算当时再怎么不舍,如今看来也只不过是过往云烟,而彼此也只是这漫长岁月中的一粒沙,由不得谁改变,不会为谁定格。

   他们在雨中相遇,亦在雨中终结。

   "尼德霍格,你竟要逆天而行。"她躺在雨里,艰难的吐出几个字,脸色早已苍白如雪。
   "你们云端人都这么相信命运吗?" 他笑了,他却觉得自己笑得那么无力又落寞。
   他看着她,回忆起那年分别。
   回忆起当时自己多想将她拥入怀中。
   回忆起当时自己多想对她说那番话。
   回忆起那年的每分每刻他都多么珍惜。

   只是如今一切都不同了。

   绫罗尽力睁开眼,发觉自己在尼德霍格怀中。她觉得一切都在意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。
  "尼德霍格,你真的好狠。"她在他怀中尽力想扯出一丝笑意,最终也只是徒劳。
    他拥着她,竟一时语塞。

   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。
    她望着他,觉得一切分外熟悉。

   此时此刻,大雨瓢泼。

kuroaya 短篇

__是ayano刚死后的故事
__ooc见谅
    黑暗
    似乎是无止境的黑暗
    她环顾四周,却什么也看不见
    啊啊,终于到了这种地方呢。她想。
    她试图站起身来,却发现腿已经被湿冷的东西缠住了。她试着挣脱那束缚,但在多次的尝试之后仍旧只是徒劳。
    突然,近身处传了些许声音,细碎却又嘈杂。她闻声抬头,正对上蛇的双眼。
   蛇肆虐的笑着,幻化成人形,居高临下的望着她。
她瞪着他一言不发,像是渴望看穿对方那样,憎恨的注视着。
  "啊啊,这样看着我可没用哦?"他向前倾身,靠近半跪在地上的少女,伸手好像要将她拉起,却中途转向,掐住少女白皙的脖颈。
    少女用双手紧拽住他威胁的手,用力的仿佛要留下血痕。"真是一如既往的恶劣啊,蛇先生?"
    蛇笑了  笑的愈发猖狂
    蛇将手从少女的脖颈上收回,再顺势将她拉起。
    少女看着他,有些不适。
  "楯山文乃,欢迎来到欢迎来到吾之胎内。"

博丘(?) 晴尼 奇怪的文章

__纯属ooc 
__最近迷上写文了orz 虽然不咋地
__角色性格可能有点崩
__写的不好见谅TT
__其实本来原本想写纯晴尼来着  结果偏了😂
   奇怪
   源博雅发现安倍晴明最近很奇怪
  他发现安倍晴明最近总是望向八百比丘尼的方向。目光炙热,就好像下一秒会消失一样。
  他问过安倍晴明,却被他结结巴巴的敷衍了事。他问过小白,但它却还是只在意他说的[狗]这个字眼。他问过神乐,问过白狼,问过妖狐…几乎问过晴明所有式神,却始终没能得到答案。他决定独自研究这个疑惑。他看着八百比丘尼,不停的思考着。
  其实他一直不是很喜欢这个女人。
  他是个性格直爽的人,但她却一向是个性格寡淡的人。每日都是浅浅的微笑,坐在走廊上摇晃着双腿,一言不发。就算一行人走在路上,她也只是走在后面从不向前。
   他不喜欢,不喜欢这样独立又寡淡的人。他也不明白,不明白她内心的寂寞与对死亡的向往。他不懂,过去不明白,未来也不会明白。他告诉自己,这样想知道也只是好奇罢了。
   他靠在树上,注视着八百比丘尼。像是要看穿她般认真的注视着,直到她也发现他的目光时才终于停止。
   "博雅大人,我脸上有东西吗?"她笑了,笑容如同樱花般淡雅的绽放着。
    恍惚间他竟有些不知所措"没有,没事了。"他急忙将头转回来,内心好像有什么在悸动。
     晴明 我好像明白了

晴尼 极短

__纯属ooc 我还没打完剧情orz
__写的乱七八糟的orz
__太饿自己产粮   参考余光中先生的《绝色》
         冬季的初雪,冰冷却又柔和。
         安倍晴明坐在平日的位置,头顶是一轮满月,身下是一片皓影,此番正是人间美景。他为自己斟了一杯酒,浅酌几口。缓缓地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,是那样洁白又圆满。
        兴许是很久没有这样寂寞了吧,他想。然后再倒了一杯酒,一口饮尽。
        突然间,他听见走廊那边传来阵阵响声。
        安倍晴明闻声望去,正对上八百比丘尼的双眼。而此时她正带着浅笑朝他的方向走去。
 
        头顶是一轮明月 身下是一片皓影 而你正笑着向我走来  

        他望着她,觉得她就像初雪一般冰冷却又柔和,一时间竟回不过神。
      “晴明大人,怎么一个人喝酒呢?”

       月色与雪色之间  原来你是第三种绝色